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鹭岛记忆> 档案解读

81年前,在厦台胞纷纷申请恢复中国国籍

发布时间: 2018.09.18来源:叶舒雯点击率:14

编者按:

    民以国为荣,特别是在国家民族日益强盛的今天,我们都以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却也不乏一些人千方百计移居海外,但你可曾听说,81年前的厦门,有许多台湾人竭尽全力地想要恢复中国国籍,在厦门档案馆,有这样一批档案,它们见证了在抗战硝烟逐渐弥漫的中国大地上,在厦台湾同胞申请恢复国籍的一段动人往事。

 

【家国情怀】

甲午战后,台胞不甘为奴纷纷回归祖国


    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清政府战败,次年,一纸《马关条约》将台湾拱手让与日本,其第五款规定:台湾居民可以两年内选择外迁,逾期将自动加入日本国籍。不甘做亡国奴的台湾同胞自组义军、浴血保台,数万人牺牲,爱国志士拒不入籍日本,纷纷举家迁往大陆,一衣带水的厦门成了首选。当时台湾首富林维源就携家带口来厦定居,多年后,其子林尔嘉仿照台北林家花园所建的菽庄花园,成为今天厦门鼓浪屿的著名景点。

 林尔嘉在厦门鼓浪屿兴建的菽庄花园(厦门市档案馆馆藏)

 

    据不完全统计,1895年后至抗战前,来厦台湾人顶峰时超23000人,系全国最多。

 

    1937年,“七七事变”拉开全国性抗战的序幕,眼见战事日见扩大,驻厦门日本总领事馆在撤出之际,威逼在厦台胞限期撤回台湾,并调集海轮分批运送,一个月内就撤走台胞1.02万人。然而,许多台胞不愿回台,《江声报》描写道:他们“多非所愿,频行垂头丧气,状至可悯。”当时,厦门3000多名台胞逃往香港,还有1000多人留在厦门隐蔽起来,日本方面还四处派人密查,一旦发现就将其拘禁,强押回台湾。

 

    1937824日,驻厦门日本总领事馆关闭撤出,留厦台胞获得自由,纷纷向民国政府递交申请恢复中华民国国籍的手续。


【归国情切】

抗战爆发,为尽国民责任台胞申请复籍


    民国成立后诞生了中国第一部国籍法,这让台湾同胞恢复国籍有了法律依据。因此,早在民国初年,中国大地上就有一些台胞先后恢复中国国籍。

 

    第一个恢复中国国籍的台湾人林祖密,至今鼓浪屿上还保留有他的故居,他于19131118日获北京国民政府内务部发给的恢复中国国籍执照,上有“许字第一号”的字样;台湾著名史学家、国民党前主席连战的祖父连横也于1914年得偿夙愿,他曾是厦门《鹭江报》的主笔,并曾在厦门创办了以反对封建专制和外国侵略为宗旨的《福建日日新闻》。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风起云涌的爱国救亡运动更是激发了在厦台湾人根深蒂固的祖国意识,许多人纷纷向民国政府提交申请复籍的呈请书。他们当中,有的是同盟会的爱国人士,有的参加了台胞复土联盟会,有的捐出药品、房屋、国币等贡献守土将士……国难当头之际,他们不分男女老幼,不论贫贱富贵,一心向国,涌现出了一个又一个动人的复籍故事。


【故事一】

为国投革命 呈请千字书


    曾参加辛亥革命的同盟会爱国人士陈金方先后两次提交的共3000字的呈请书,尤为感人。

台胞陈金方呈请恢复国籍呈文(厦门市档案馆馆藏)

民国政府对陈金方恢复国籍申请的批复(厦门市档案馆馆藏)

 

    陈金方祖籍厦门海澄,年幼时随父母赴台,甲午战争后离台返厦,他曾被孙中山委任为中华革命党闽南支部财政科主任;曾将住所作为与许卓然、王泉笙等人开展革命的指挥部;曾甘冒危险倾囊照料来厦或途经厦门的国民党人,包括胡汉民、蒋介石等;曾创办中华中学,并长期担任该校校长……在呈请书中,54岁的陈金方以工整的字迹写下:“金方一生除为祖国尽瘁革命外,固未依赖台籍以营一事,利一金也。现值全国抗战伊始,金方虽云老迈,为国未肯后人……恳请核准将金方恢复国籍,以便共赴国难。”

 


【故事二】

父子同心 先后复籍


    在厦门档案馆里,我们还能看到著名爱国侨领庄希泉的父亲庄有理的复籍呈请书。在当时,日本驻厦领事馆曾借口庄希泉的父亲庄有理在台湾曾设商号为由,将庄希泉非法监禁在鼓浪屿日本驻厦领事馆的地下监狱,要他悔过。庄希泉宁死不屈,经多方营救获释后,他继续投身革命,并在上海呈请回复国籍并登报声明:“我是中国人,不是什么日本属民”,他特意取名“庄一中”,寓意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属于中国。

 

    在庄有理的申请书中,也提及了儿子致力革命、投身抗日、申请复籍等事迹,同样国家观念极重的庄有理,在闻知厦门当局在为台民向上转请恢复国籍的请求后,也旋即提出申请:“今阅报载,知钧会为籍民转请回复国籍,故有理与弟有才爰敢呈请代转厦当局,准予恢复中华国籍,实为便德”。


【故事三】

知名台胞 申请复籍


    在长长的申请复籍的名单中,我们仍可见一些知名住厦台胞人士的身影,蔡吉堂就是其中之一,他曾任厦门佛协会副会长,与现代高僧太虚法师、弘一法师法缘深厚。

 

    清朝年间,蔡吉堂的父亲在日本台湾之间经商,遂入日本国籍,年幼的蔡吉堂随父入籍,他在呈请书中写道:“但长成以来,住居中国日长,一切身家财产皆在于斯,因之对于祖国观念甚深,欲脱离日本政府羁縻回复国籍者,实非一日,奈在暴日压迫之下,弗能摆脱,唯有含忍待时而已。今幸我国全面抗战驱逐倭寇出境,使堂有顿获自由、重见天日机遇,用敢遵照中央政府颁布台民复籍条例,依法办理……俾堂永为中华民国国民,实为德便。”


【故事四】

生活贫困 捐屋抗敌


    在申请复籍的台胞中,主动捐屋捐物抗敌的人不在少数,甚至在自身生计都成问题的情况下,都愿意将唯一的一处房屋捐献出来。

台胞江朝汉呈请回复国籍呈文(厦门市档案馆馆藏)

 

    台胞江朝汉祖籍金门,自幼在台南长大,30岁时到厦门学医行医,平日对基督教救国会等事务便颇为热心。但受经济不景气之打击,其一家九口维持生活都很困难,甚至连续几年都交不起捐税,只能在亲戚家渡活。在这种处境下,他不但个人投身抗战,成为禾山特区署委任的后方医院筹备员,还选择“将唯一财产平屋一座贡献国家”,他的呈请书写得慷慨激昂:“伏思国难当头,凡属国民,均应尽心尽力,共谋民族之解放,有财者输财,有力者出力”。


【故事五】

曾落风尘中 犹抱爱国心   

   

    还有一位周姓女子,她原本生长在广东省汕头市,7岁时随父母赴台北经商,于民国七年二月失中国国籍而取得台湾籍,13岁被人诱拐到厦门卖进了青楼,辗转流落,命运坎坷。

 

    在日寇强迫台胞回台湾之时,她心心念念想要恢复国籍,她在呈请书里说:“幸于22岁时,凭媒介嫁人为妻。从此之后,屡思回复国籍,奈日本帝国主义压迫至重,未克所愿。兹者我国对倭展开全面抗战,幸蒙政府准许台湾籍民回复国籍,不胜欣慰……恳乞准予回复中华民国国籍并祈转呈层峰鉴核施行。


    时至今日,我们不妨再数一数拥有日本籍可以获得的“好处”,方能更深切地感受台胞申请复籍的可贵。在当时,根据清政府与西方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拥有日本国籍就意味着享受治外法权,可不服从中国之税权及裁判权等,几乎等同于排除在中国司法的管辖范围之外。在此等特权的诱惑之下,不乏一些趋利的商人为了避税,甚至从未踏足台湾,都想方设法申请成为台湾籍民,而那些日本“犬牙”——日籍台湾浪人(浪人即犯案的流氓)更是在日方的“保护伞”下,大肆经营赌场、妓馆,走私贩毒,牟取暴利,残害国人,扰乱社会。

 

    两相对比便可了然:面对一己私利与民族大义,这些申请恢复国籍的台湾同胞,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

厦门市警察局呈送台民申请恢复国籍证书费清册厦门市档案馆馆藏

 

    申请恢复国籍,是台湾同胞深入骨髓的血脉情谊的真实映照。抗战打响后,部分留厦的青年台胞还成立“台湾同胞抗日复土总同盟”,许多人后来加入了李友邦领导、浙闽两地台胞发起的抗日团体“台湾义勇队”,以“保卫祖国,收复台湾”为宗旨,转战浙皖闽各省,深入敌前敌后,开展宣传教育、战地医疗、生产报国等大量工作,是直接参加祖国抗战影响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台胞抗日队伍。

 

抗战胜利后台湾义勇队员在厦门——台湾义勇队是由留在福建、浙江各地的台湾同胞组建的抗日团体,主要组织台胞到闽南沿海日本占领区从事武装抗日斗争厦门市档案馆馆藏

 

(叶舒雯 厦门档案局编研处 联系电话:15659808180


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3013250号
厦门市档案局(馆)   地址:厦门市湖滨北路80#   邮编:361012
电话:0592-5080043   传真:0592-5310350   E-mail:xmda@xm.gov.cn